进军海外的国民偶像,樱奈仁IZ*ONE专任前的独家采访

AKB48将在11月28日发行总计第54枚单曲【no way man】。这将是作为对于前往日韩联合组合IZ*ONE进行专属活动,停止48g活动的樱奈仁三人的壮行之作。采用了被称为AKB48史上最难的激烈舞蹈的A面曲,和它的PV一起成为了发售前的话题中心。

~

音乐natalie(专栏名称)对既是本单曲选拔成员,同时也将在10月底作为IZ*ONE成员韩国出道的宫胁、矢吹、本田三人进行了独家采访。作为着代表48g挑战海外活动的三人,讲讲她们今后的展望与决心,对日本偶像的所思所想。

对于IZ*ONE 专任前的最后一支单曲,三人的想法

——韩国的pd48选秀节目,非常有趣哦,每周都在如饥似渴得观看

nako:真的吗?好高兴!在韩国似乎有非常多的观众,连我都吃了一惊,好像是非常有影响力的节目。

 


———在这里想听听大家对于作为壮行曲的54单[no way man]的感想是怎样的。

nako:这是我在AKB48参加的第三次A面曲选拔。这次是至今以来得到的最好的站位,首先是单纯得很开心(笑)。拍摄MV得时候,觉得非常紧张。在HKT48也作为center参加了【早送日历】单曲,但这次是完全不同的紧张感。果然作为AKB48的选拔成员会有某种特别的意义,感觉到一定要背负着48G大家所有人的心情来歌唱。

樱:同时这次的单曲,歌词十分得触动人心,总的来说如同向特别对我们三人传递的信息一样,同时也像我们对作为日本的饭的大家传达的心情一般。两年半的时间决不能说很短,大概会让大家感受到寂寞吧。但是我们将全力努力的,希望可以等等我们……如果可以的话也想大家能来看我们(笑)。

hi:比预期得要近很多呢。

nako:是得是的!对于住在福冈的人而言,比起东京感觉更近(笑)。


——虽然这样说、饭是不是很伤心呢

樱:当然我经常听到这样的声音。

nako:但是奈子的饭似乎有很多很积极轻松想法的人。听到了【那就试试住到韩国去吧——】这么说的(笑)。

~~

樱:很轻松得就情绪高涨了(笑)

nako:饭们像【绝对会去韩国的所以放心吧】这样相当开朗得应援了我。所以呢,我也觉得可以安心得在韩国努力起来。

——对三人来说一定将成为人生的分歧点吧。

nako:从前的自己从来没有想过自己能够成为韩国的偶像,对于现在的发展感觉到非常的不可思议,还有些轻飘飘的不切实感,但通过不断的练习,一点点得感受到了成为了韩国偶像的现实感。

——对于本田来说,与已经在日本具有很高知名度的宫胁和矢吹情况不一样。换句话说,被PD48这个节目所发现了的要素很强,对韩国的观众而言,大家认为本田的哪里被高度肯定了呢?

hi:是怎样呢…自己反而不太清楚(问宫胁和矢吹)为什么选上了我呢?

nako:脸很可爱!舞蹈很棒!

樱:在舞台上非常可爱的。

hi:在甄选过程中,曾经教过韩国选手跳舞。可能那就是最初被关注的奇迹吧。果然会觉得这种涉及专业技能的部分得到关注的倾向性很强。

nako:这么来说呢,三人都是A班的不是吗?(PD48节目中,由评委对全体练习生进行从A到F的评级。日本偶像们大量被苛刻评价的同时,三个人一起进入了A班)现在想起来,那个作用很大呢。

两年半的重量

~~

——但是这次不是两个半月,是两年半。在不断变化激烈竞争的演艺圈,不会有被大家忘记的不安吗?

hi:说完全没有不安肯定是说谎的…但我选择相信饭的大家。

nako:但是说不定饭里就有变心的了(笑)

樱:比起个人我更加希望大家【今后也将应援组合】。我们三人不在了,也希望能够继续支持48g的活动。

nako:的确我也有想过一些事情,不仅仅是饭,其它成员也会说【好寂寞,真的要去么?】

樱:我们三人不在的期间毕业的成员也会有吧。

nako:肯定有的!经过两年半的时间,觉得组合的氛围也会有所变化吧。HKT48的5期生也已经决定人选了,之后会有大量的后辈增加吧。

国民偶像的海外之路
——从日本的国民偶像组合之中,向着世界范围的偶像出发,现在的心情是怎样的呢?

nako:一句话概括的话是【难以置信】。我注意到的时候推特的粉丝已经是原来的两倍了。

——但是在节目开始的时候,并没有想象到会变成这么盛大的话题吧。

樱:我们绝对是最想不到的人(笑)。从那个时候开始真的是急展开…

nako:对本来的粉丝而言可能也有让他们困绕的部分吧。

——成员住在一起、以及韩语的学习是不是很辛苦呢?

nako:对于宿舍的生活,感觉非常顺利。我自己在日本也经常住在酒店,离开父母生活的寂寞感也没有很强。

樱:是的是的。经常和其它成员一起关系很好地去吃饭,韩国餐很好吃呢。

hi:我原来是不能吃辣得,但是,现在比韩国人成员还能面不改色得吃下去了。

nako:习惯得太快了(笑)。但是比起生活而言平时的训练比较辛苦!

hi:嗯,练习是最辛苦的部分。

——关于训练课的进行方式,日本与韩国的自主性是不同的吗?

樱:完全不一样!

nako:首先日本的训练课时间是决定好的,一般是两个小时三个小时这样根据时间定好,在练功房里这样。但是韩国呢,大家的舞步整齐划一之前一直会延续练习下去。练起来完全看不到尽头(笑)。

hi :在日本无论哪个组合都有辅助标记,看地上中心位置是0号,两侧分别用1234标记开来。但是在韩国没有那样的。没有任何能参照的记号,不得不靠感觉来寻找整齐划一的站位。而且,韩国组合那样的高标准要求,实在太厉害了,完全不明白怎么做到的(笑)

nako:接受甄选的时候,个人的能力日韩也完全不一样,日本人如果不比其他成员更多得练习,做同样的动作也下次也会存在问题,追不上周边的人。

——的确看了节目,能感受到大家水平高低的区别

nako:【绝对不能放弃的心】也大概是日本偶像所独有的东西吧。即使有失误,无论怎样要做完到最后。韩国对这一点评价很高。

看了【no way man】的pv后,已经提前感受到了韩国的特训效果了。是因为舞蹈非常难么?

樱:希望能更多更多得练习后表现出更加优秀的演出。

nako:我也是这样想的,再有更多练习的时间的话…

——最后,请大家传达对日本饭的大家的一句话。

nako:希望能以能够连在日饭的大家都能听到我们的信息这样的活跃度为目标,好好努力。接下来可以继续应援我的话真的十分感谢。然后,非常抱歉,可以也对AKB\HKT的成员说一句么?

——请、请

nako:两年半后,到我回来为止不要毕业呀(笑)

——对于HKT而言,作为主力成员活动的宫胁和矢吹的不在,实话实说感觉影响会很大。对于这件事,有什么想法么?

nako:的确现在,哈鲁P桑在修养中,朝长桑脚也受伤了…

樱:是的,都靠着撒西的感觉了呢。但是已经是决定了的事,双方给与对方良性刺激、希望能互相切磋共同成长。两年半后我们回来之时,HKT正迎来成立10周年。到时彼此都能成为了不起的存在,让HKT更加旺盛就好了。

——作为没有先例的挑战,最后大家希望成为怎样的偶像呢?

nako:两年半期间竭尽权利作为IZ*ONE的一员,当我们回到日本的时候,希望可以在日本卷起一场巨大的偶像热潮。HKT和AKB自不必说,我们在日韩间的活动,能够让日本的偶像界全体变得更加繁盛…这就是我现在的梦想!

~~

翻译: Siruis

搬运by米雪 K

来源网站:​https://natalie.mu/music/pp/akb48_07?tdsourcetag=s_pcqq_aiomsg​​​​

矢吹奈子 ′在世界舞台出道 改变人生!-矢吹奈子 MYOJO杂志 12月号访问

韩日女团

作为IZ*ONE活动开始!

矢吹奈子
~~

Profile やぶきなこ爱称なこ,出生于2001年,东京都出身,13年加入HKT48,18年参加韩国选秀【Produce 48】,同年11月宣布专任IZ*ONE,次年4月末停止AKB48G活动。

HKT48的中心成员,

出演Produce48后进身最后12名,

作为IZ*ONE的成员在世界舞台出道,

和她的访问~

~~

Q: 参加Produce48是个人决定吗?

A: 是的。听到有打造世界女团的企划后,就决定了一定要参加。我本来就很喜欢试镜! 在成为偶像前,我已经参加过很多试镜, 抱着即使落选也开心的心情(笑) 很神奇吧!? 像这样有名次的试镜是第一次,参加前非常紧张。

Q: 在韩国怎样生活?

A: 韩日练习生一起生活,合宿的时候,每天练习后,像是’谁先使用浴室?’之类的问题,都是透过猜拳来决定的!

Q: 和韩国练习生一起生活时印象最深刻的事?

A: 和李彩燕酱亲近了很多。因为彩燕在减肥,说了’奈子也要一起!’,所以向彩燕学习了大腿训练和深蹲的姿势!

Q: 感受到文化冲突的地方?

A: 跳舞时候的走位,在AKB48里我们用号码来决定的,这个舞台的时候是站在1.25,那个舞台是站在2.5,背了那个号码就可以找到相对称的位置。但是韩国这边不是这样的,通常靠感觉去找位置,感觉到要透过大量训练才能跳舞跳得整齐。

Q: 怎样学习韩语呢?

在节目开始前虽然有想过如果不学习韩语会怎样,但还是稍微学习了一下(笑),所以几乎是从零开始学习了。单单是’谢谢’这句话,和片假名已经定好了只是跟着来读不同,也就是不但要记文字,还要记拼音,读韩文的时候尝试了马上记起拼音然后读出来。

Q: 在节目里是怎样化妆的呢?

A: 基本的都是自己化的,有时候也会由化妆师化。

Q: 放送里知道自己确定出道后的心情?

A: 说真的,因为一点都不活跃,所以想过绝对不可能被叫名字。被选中的话因为必须用韩语问好,虽然事前也有记过一些韩语,但是没想过会被选中,所以完全没有实感。记得美穗桑说’可能是改变人生的机会呢’。

Q: HKT48和IZ*ONE都是组合活动。组合活动有什么好处呢?

A: 感觉到和成员们在一起的达成感。每天工作完后 ‘辛苦了~’,有可以说这句话的对象,感觉很好!

Q: 现在的兴趣是?

A: 喜欢看表演,像是GFRIEND和Red Velvet,k-pop偶像的影片,化学反应非常好,只是听头2秒已经喜欢上了,很奇妙地每次看完感觉都会很好。

Q: 现在开始作为IZ*ONE的一员,想成为怎样的存在?

A: 我想成为世界性的偶像。再者,因为已经开始学韩语了,希望今年内可以用韩语沟通,虽然今年快要结束了(笑)。

矢吹奈子MYOJO杂志12月号访问​​​​

“超越迄今为止的自己,想要变得更为强大地回归”矢吹奈子

180925

HKT48の宮脇咲良(20)、矢吹奈子(17)、AKB48の本田仁美(16=AKB)の3人が今後2年半にわたり日本での活動を休止し、韓国のオーディション番組から誕生した日韓12人組ガールズグループ「IZ*ONE(アイズワン)」に専念することが24日、千葉・幕張メッセの握手会で発表された。 ​

24日,于千叶幕张messe会场,宣布了宮脇咲良、矢吹奈子、本田仁美三人今后两年半间将停止在日本48名义活动,专注于通过韩国选秀节目诞生的日韩12人女子组合iz*one活动。

矢吹は透明感あふれる歌声などが評価され視聴者投票で最終順位6位を獲得。同番組を振り返り「ポジションだったり、歌のパート決めだったりで“私はこうしたい”と言わないと仲間に伝わらない」と文化の違いを痛感。その分、「“どんどんみんなにおいていかれちゃう”って思って積極的に“センターをやりたい”とか“メインボーカルをやりたい”と言えるようになりました」と成長につながったことを明かした。

​矢吹因为洋溢着透明感的声音被观众所认可,最终在投票中获得第六位出道。在回顾节目时,矢吹表示【无论是决定位置,还是分配歌曲part,如果不主动说出“我想做这里”就无法传达给伙伴】这样的文化差异让她深有感触。【想着“渐渐被大家落在身后了”,逐渐也能主动说出“我想当center”或者“我想当主唱”这样的话】让大家看到么由节目带来的她的成长。

2年半の活動休止について「中途半端に活動をするよりも、アイズワンのメンバーとして頑張って大きな存在になることが、ファンのみなさんにも喜んでいただけると思う。今までの自分を超えて、より大きくなって帰ってきたい」と誓った。

对于两年半的48g活动休止,矢吹表示【比起不上不下的活动,作为IZ*ONE的成员努力成为更大的存在,相信也会让饭们感到欣喜。想要超越过去为止的自己,变成更加强大再归来。】这样表达了自己的决心。

3人は2021年4月に復帰する見通し。

三人预计在2021年4月复归。

翻譯by: Siruis

新聞鏈接: https://www.sponichi.co.jp/entertainment/news/2018/09/24/kiji/20180924s00041000275000c.html?amp=1&__twitter_impression=true​​​​

矢吹奈子变成大猩猩了 HKT48新公演開始「Team H」一問一答

西日本新闻 翻譯by伏筆 校對by雞骨草

~~

HKT48チームHの新公演「RESET」が10日にスタート。初日を終えたばかりの松岡菜摘、田島芽瑠、矢吹奈子、田中美久、豊永阿紀に感想を聞いた。

HKT48 Team H 的新公演「RESET」10日开始啦。向初日刚刚结束的松岡菜摘、田島芽瑠、矢吹奈子、田中美久、豊永阿紀聽取她們的感想。

-公演の感想を

-關於公演的感想

松岡「ここまでが長かった分、公演自体あっという間に感じました。このチームで良かったなって思う瞬間が、こういう初日とかは特に多くて。メンバーがステージに立ってること、ファンの皆さんが見守ってくださる顔を見て、あっという間で楽しかったです」

菜叔【到这为止,长时间的,到公演为止的期间完全感受到了。想着这个队伍是真的特别好的瞬间,尤其是在这样的第一天的公演的时候。成员在台上站着,看着作为粉丝的大家注视着我们的脸,瞬间就特别开心了】

-レッスンはいつから

-课程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豊永「一番最初は(昨年の)年末」

丰永 【最开始是在(去年的)年底】

松岡「振り起こしが大変で」

菜叔 【反復地練習真的很不得了】

豊永「同じ曲3回くらいやりましたよ」

丰永 【同一首曲子做了三次左右呢】

松岡「『もしかしたらやるかも』っていうのが何度かあって、みんなのスケジュールが合わずに今日になっちゃったんですけど。そのたびにみんな振り起こしをしてレッスンして、ってしてたので、今回はみんな苦戦してましたね」

菜叔 【「可能做了吧」 这样的事好几次都有,虽然大家的日程到今天才终于凑到一起。那段时间大家一起自己努力、也上着课程,这次大家也是經過一番苦战啊!】

-レッスンの期間も空いた

-在课程的中间也有空闲的时间吗

松岡「(レッスン)やって、よしやるぞと思っても初日迎えられず、忘れかけて」

菜叔 【上着课,想着冲鸭,也要想办法忘记是初日】

矢吹「で、練習してみたいな」

nako 【对,要像练习一样】

豊永「たぶん、年末に3曲やって、3月くらいに『ウッホウッホホ』して。途切れ途切れ」

丰永 【大概是,年末的时候唱了3首歌,3月左右唱「ウッホウッホホ」(呜吼吼)的时候是断断续续的】

-奈子ちゃんはギリギリだった

-nako酱那个时候也非常勉强。

矢吹「本当にやばくて。時間があったときにはAKBのレッスン場で自主練習したりして、頑張りました」

nako 【真的非常槽糕。有时间的时候就会在AKB的教室自己练习,去努力了】

芽瑠「みくりん(田中)もケガしてた時期に振り入れがあって、初日も最初は出る予定じゃなかったんです」

meru 【mikurin(美久)也是受伤的时候才加入的,原来没有想过要在初日公演出场的】

美久「延期になって足も治ったので、そこから自分で振り入れを始めて。ぎりぎりで頑張りました」

miku 【变成延期之后,脚伤也治好了,从那时,自己就开始加入队里,勉勉强强的开始努力练习了】

松岡「その分、ドラフト生が違うポジション覚え直してくれたりして」

菜叔 【那个时候,研究生要开始重新记住不同的位置】

芽瑠「掘れば掘るほどドラマが出てくる」

meru 【挖着挖着戏就会越来越多】

豊永「最初の振り入れのVTRを見ると、卒業された方が3人くらいいて」

丰永 【看到最开始加入时候的视频、毕业的人竟然有三个人】

松岡「(宇井)真白ちゃんとか、躍ってたもんね」

菜叔 【真白酱还有其他人、都活跃着呢】

芽瑠「切ないよ」

meru 【很难过呢】

豊永「昇格と同時に『RESET』公演の発表だった。K4の『制服の芽』が始まったときにゲネプロを見に行って、地頭江(ぢとうえ)音々となっぴ(運上弘菜)を見て『K4に入ったんだな』って感じがすごくして。やっぱり自分の初日のポジションに入ったのが、いっそうチームHに入った感じがして、感慨深かったです。後輩が一緒に出るって決まってからは『Hの先輩』として見てもらえるように頑張ろうって思いました」

丰永 【在晋升的同时,「RESET」的公演也发表了。K4的「制服之芽」开始的时候,去见了制作人、看着,感觉地头江和运上进K4队稳了。果然自己也进了初日公演,终于又可以进Team H的感觉了,感慨颇深。决定和后辈一起出场,作为前辈被看着想着一定要特别努力才行。】

芽瑠「2年半くらい『シアターの女神』公演をやらせていただいてて、もう結構、こすってこすって世界観を出してたので『もうない』って頃にやっと初日が決まって。暗い曲とか大人っぽい曲も好きで『毒蜘蛛』とか『夢の鐘』とかちょっと世界観のある曲ができるようになったのでこれからどんどん磨いて、HKTらしい『RESET』にしていきたい。本家チームKさんに追いつけるように頑張って、いつかは合同公演とかもできたらいいなと思いますね」

meru 【出演了2年半的「剧场的女神」公演,已经够了,再也没有感觉超越的世界观出现了的时候,终于决定初日公演了,有点黑暗的曲子呀,成人风的曲子之类的也喜欢。为了表演像是「毒蜘蛛」和「梦之钟」这样的有点世界观的曲子,接下来会渐渐提升自己,想要去表演有着HKT风格的「RESET」公演。为了超越本家Team K的表演继续努力,想着要是哪天可以和Team K一起在舞台上表演就好了】

矢吹「いろんな曲があって、奈子はゴリラ役ということで(笑)。いろんな一面、魅力を見せられる公演なんじゃないかと思います」

nako 【有很多的曲子,nako选择了去演大猩猩(笑)。想给大家看到不同的、有魅力的一面。】

-ゴリラ役をやってみて

-试着演了大猩猩

矢吹「正直、衝撃の方が大きかったです。りこぴさん(坂口理子)か秋吉(優花)さんかなーって予想してました」

nako【说实话,冲击比较大。本来想的大概是理子P桑(坂口理子)和秋吉(優花)他们倆】

-ゴリラの動きは研究したりした?

-研究了大猩猩的动作了吗?

松岡「AKBの楽屋にさ、秋元(才加)さんのゴリラの写真がまつられてるやん。貼ろうよウチも。奈子の」

菜叔 【在AKB的后台里、供奉着秋元才加的大猩猩照片呢,在奈子的家里也贴着呢】

矢吹「貼っときましょう」

nako 【贴着的哟】

美久「奈子ちゃんの次は誰がゴリラやるの?」

miku 【nako酱之后谁会去演大猩猩呢?】

芽瑠「意外な人にやってほしい。(渡部)愛加里ちゃんとか」

meru 【想要意料之外的人去演。(渡部)愛加里醬之类的】

豊永「私、ゆみみ(松田祐実)が見たい」

丰永 【我想看ゆみみ(松田祐実)演】

美久「16歳最後の公演だったから、個人的にも間違えないように頑張った。『シアターの女神』はかわいい曲とかメンバーと絡む場面が多かったけど、今回はかっこいい曲や大人っぽい曲が多くて。『夢の鐘』で演技する場面とかもあって、曲にどっぷり入り込めたので、気持ちを込めてたくさん踊れたのが楽しかったです」

miku 【因为是16岁最后的公演,自己也要努力没有失误。「剧场女神」是可爱的曲子还有和成员一起的场面比较多的关系,这次是又帅又成人风的曲子比较多。「梦之钟」也需要演技的时候,因为被选中了曲子,所以要把感觉也一起放进去跳舞的话才会开心。】

芽瑠「メンバー同士でアイコンタクト取る機会は、割と少ないかも。まだ見つけられてないっていうのもあるかもしれないけど」

meru 【和成员们,把隐形的隔膜取下的机会,其实很少很少,可能再也找不到这样的机会也说不定。】

矢吹「『シアターの女神』はファンのみなさんと一緒に盛り上がるって感じなんですけど、メンバーが『魅せる』って感じ。ダンスとか、もっと頑張らなきゃ」

nako 【「剧场女神」是和作为粉絲的大家一起活跃的盛宴,成员们要「迷住大家」的感觉。所以跳舞什么的,如果不更加努力的话。。。。】

芽瑠「緊張してたけど、目の前でファンの人が踊ってくださってて、落ち着いてできた」

meru 【虽然那时一直很紧张,但是眼前粉丝们一起跳着舞,就安心冷靜下來了】

(【下】へ続く)

=2018/09/11 西日本スポーツ=
~~

~~

~~

指原さんから差し入れが HKT新公演スタート「チームH」一問一答【下】

指原桑突然出演 HKT新公演開始「TeamH」一問一答【下】

-指原さんと一緒に公演に出て

-和指原一起出席公演

矢吹「おもしろかった。MC安心しますよね」

nako 【特别有趣。做主持也安心了】

松岡「みんなのお姉ちゃん、って感じ」

菜叔【大家的姐姐、這樣的感觉】

矢吹「緊張するかなって思ってたんですけど、全然そんなこともなく。タピオカも買ってきてくれるし」

nako 【本来想着会不会紧张啊,结果完全没有那回事。还买了奶茶带过来呢】

豊永「H公演の指原さんを見るのも一緒に出るのも初めてだったので、『あぁ、Hの指原さんだ』と思いました」

丰永 【看到H公演的指原,和指原一起出演都是第一次的原因,想着「啊,是H队的指原前辈啊!!!」】

-豊永さんが髪を約35センチカット

-丰永桑剪了大约35厘米的头发

豊永「(チームHに)昇格したときから切りたいなとは思ってたんですけど、『RESET』だし、どこかで区切りはつけたいなと思ってて。タイミングをどうしようかってずっと考えてて『じゃあ初日で』って言ったのが去年の年末とか。でもこれで、心機一転、あらためて『チームHの豊永阿紀』としてスタートしようと思いました」

丰永 【(H队)晋升的时候就想剪了,而且剛好是「RESET」,在哪里剪比较好呢。说着一直在考虑在什么时机剪呢的时候,决定就「就初日公演了」的话的时候是在去年的年底。但是这样就心里一横,想着作为「H队的豊永阿紀」重新开始吧。】

-松岡菜摘さんのユニットは「奇跡は間に合わない」。新たな一面を見た

-菜叔的Unit是「与奇迹擦肩而过」。看到了崭新的一面。

芽瑠「めっちゃ帽子の練習してた(笑)」

meru 【真的做了很多帽子的练习(笑)】

松岡「(宮沢)佐江さんの動画をずっと見てるんですけど、帽子の扱いがうますぎて。難しいです、佐江さんみたいにできるように…。隣がりこちゃん(坂口)となつみかん(田中菜津美)だったので、安心感はありました。衣装がズボンっていうのも、あんまりないかもです。靴が男の人の靴みたいで、びっくりしました」

菜叔 【一直看着(宮沢)佐江前辈的动画,可是对帽子的处理太厉害了。觉得特别难,如果想成为佐江前辈那样的话…。因为旁边是坂口醬和boss,所以特别的安心。衣服是牛仔裤之类的,但是我好像根本没有的样子。鞋子也是男士的鞋子,特别惊讶。】

-兒玉遥さんにも言及した

-也提到了兒玉遥(harupi)

松岡「『RESET』をやるってなったときから、はるっぴに出てほしいってずっと思ってて。Kの公演ってはるっぴに似合うなと思うし…。はるっぴがいないのは、節々で気になっていたりするんですよ。『ここにはるっぴがいたらどうなっただろう』って。いつでも戻ってきてもらえるように待ってますし、そんな焦らずに戻ってきて、いつか一緒にできたらいいなと思います」

菜叔 【从「RESET」的公演开始,就希望harupi复归出演。K的公演的时候就觉得特别适合harupi…。harupi不在的时候就感觉,一节一节的不连贯。「如果harupi在的话会变成什么样呢」。想着什么时候才能复归呢,一直等待着,不用特别着急复归,总有一天会再一次一起上台的。】

-発表から9カ月かかった

-从发表以来已经经过了9个月呢

松岡「ファンの人がずっと楽しみにしてくださってたので、その分プレッシャーもあって。でも本当に、私たちも『やっとできた!』って感じだよね。たくさん、皆さんに『RESET』楽しんでもらえたらと思います。(初日が)延びたことでみくりんも出られたし」

菜叔 【粉丝们一直期待着的关系,也包含着压力。但是真的,我们也觉得「真的做到了」的感觉。觉得「RESET」给大家了很多很多的欢乐。(初日)公演延期了以后,mikurin也可以出演了】

-これからの「RESET」の楽しみ

-接下来的「RESET」的期待

芽瑠「『シアター-』はユニット全部覚えていて。今回は『逆転王子様』。私、ロリなキャラとかじゃないのにかわいい曲が多くて、そろそろしんどいかな?っていう気持ちもちょっとある(笑)。そろそろ、ちょっと違う面も見せられたらな、と思うので。ユニットも他の子もたくさん覚える予定があるので、次は誰がどんなユニットをやるのか楽しみにしてもらいたいですし、ゴリラもね」

meru 【「剧场ー」的所有Unit都记住了。这次是「反转的王子」。我,明明不是萝莉的角色,却有好多好多可爱的曲子、也有累了的感觉?想着差不多(笑)。是時候,该给大家看看我不一样的一面了吧。有着记住好多重要的环节,还有其他的孩子的关系、期待着下次是做什么样的事情,大猩猩也有哦】

松岡「明日の予定で『ゴリラ○○』とか来たら嫌じゃない?」

菜叔 【如果明天的日程是「大猩猩○○」这样的,不是会很讨厌吗!】

芽瑠「生誕祭でだけはやりたくない(笑)」

meru 【生日会的时候绝对不想做这个(笑)】

豊永「生誕祭は、生誕の人がゴリラ決めません?」

豊永 【生日会是,过生日的人不能是大猩猩吗?】

矢吹「それか、やった人から指名していく」

nako 【那当然是,做过大猩猩的人来决定是谁啊!】

-チームHっぽい「RESET」とは

-Team H感觉的「RESET」是怎么样的呢

芽瑠「『チームHって言われると、なんだろう?』って思うのが逆にHっぽいなと思っていて。いろんな個性が爆発してて、モンスターハウスみたいな感じなんですよ」

meru 【「说到Team H的话,是什么样子的呢?」反而想到色气的感觉。很多的个性都体现出來,像怪物房子一样的感觉哟】

豊永「筆頭やん」

豊永 【快停下】

芽瑠「韓国で大スターの奈子もいれば、日本でマルチに活躍するさしこちゃんもいる-みたいに、本当にいろんな子がいる中で、いろんな面を見られるのがHだと思う。白いキャンパスに、ペンキをばーっとやって、ぐちゃぐちゃなのがチームHの『カラー』だと思うので、そういうところで、ファンの方が私たちを見つけられる公演にしたい。こうだって決めちゃうと私たちらしくないと思うので、ぐちゃぐちゃだけど、その中にいろんな良さがあって、個々の良さ、グループの良さを、たくさん発見できる公演にしていけたらと思います」

meru 【在韩国已经是大明星的奈子在的话,在日本大活跃的指原也在的话,真的是可以看见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一面,想到这就是H队啊。白色帐篷里,涂着油漆,正在胡闹的才是Team H的本身的「颜色」啊。正是因为那样,才想要演出能让大家看到我们的公演。这样决定的话,就不像是我们了,虽然是胡闹,但是其中却有很多的好处,想要演出能找到每个人许多的优点,许多队伍的优点的公演。】

松岡「1期生が2人しかいないんですけど、後輩のみんなが頼もしいというか、すごく頼りがいのあるメンバーがたくさんいて安心しました。みんなに負けないように、なつみかんと…。支えられるかは分かんないですけど、チームHらしく頑張っていきたいです」

菜叔 【1期生虽然只有两个人,但是后辈们也是可以信赖,十分靠得住的后辈成员也有很多的关系,特别安心。大家都抱着不服输的心,和boss一起…,能不能相互扶持着我还不知道,但是会用Team H的方式去努力哒!!】

(終わり)

=2018/09/11 西日本スポーツ=

https://www.nishinippon.co.jp/sp/nlp/hkt_news/article/448536/

宮脇咲良&矢吹奈子 回顾挑战《PRODUCE 48》时高强度的日子

日经娱乐 Entertainment HKT48 Special 2019 宮脇咲良&矢吹奈子对谈翻译
~~

自2011年作为一期生加入后,一直是HKT48的核心成员,引领着组合人气的宮脇咲良。以及在『早送りカレンダー』(18年5月发行的第十一支单曲)中和田中美久一起担任center的人气成员之一,三期生矢吹奈子。两人自愿参加了从AKB48的成员中选出的,日韩共同播出的选秀节目《PRODUCE 48》,并成功获得了由12名日韩成员组成的【IZ*ONE】的出道席位。宮脇咲良和矢吹奈子将专注于IZ*ONE的活动,并且终止两年零六个月AKB的活动,再次回到AKB将是2021年。

在HKT48的历史中这个重要的时机,宮脇和矢吹在特别对谈中袒露了从确认参加《PRODUCE 48》到18年9月决定专任IZ*ONE这期间的心境和故事,另外,从22页开始是单独采访,回顾了迄今为止在HKT48的全部活动。
~~

【宮脇】

我在看韩国的偶像们的时候,一直就觉得他们表演的水平非常高。在HKT48这7年各种各样的活动大概都参加过了。正这么想的时候知道了《PRODUCE 48》这个节目。自己作为偶像来说至今学到的东西是否能在世界上也得到认可呢,抱着这样的想法想去挑战一下。

【矢吹】

我很喜欢参加试镜时候的那种紧张感。加入HKT48之后只参加过一次电视剧的试镜,那个时候也很兴奋。韩国的选秀和日本的应该不一样,感觉会很有趣所以马上就报名参加了。

【宮脇】

去了韩国立马就开始拍摄了。

【被摄像机的数量吓到了】

【矢吹】

一开始让我惊讶是有很多台摄像机。想尽量不去在意来着,但是平时有20到30台机器从各个角度在拍摄,更无法松懈了。之后开始根据能力分班,韩国的成员们都特别厉害,感觉这不是我该出现的地方。

【宮脇】

是的,有一种完了的感觉。甚至在想自己在HKT48这7年到底都干了些什么。听说参加的韩国成员都是练习生,但是看起来很厉害,舞蹈也完全不是一个水平的。深切地感觉到或许这就是为什么无法从日本走向世界的原因吧。不过,渐渐地也萌生了好胜心。

【矢吹】

休息的时候经常和一起来参加节目的AKB48成员聊天,也和没说过话的喵(AKB48宫崎美穗)关系变好了。喵会说韩语,还很了解日本和韩国的差异,教了我很多。

【宮脇】

分班后开始小组对决,和韩国的成员们关系也变好了。第一次体验成员们自己选center,站C的话我对自己的表现不是很有自信,而韩国的成员们都是朝着出道去的所以理所应当的想当center,感受到了想法的不同。

【矢吹】

组内交流的时候没有翻译在,所以刚开始都用手势交流。慢慢也能听懂韩语了,最后可以和大家用韩语日常交流,一起吃饭什么的了。

抢装(换歌)的时候发色还有妆容都要做改变,韩国在视觉上和日本挺不一样的,感觉很新鲜。

【宮脇】

根据歌曲妆容也会有很大变化,这还是第一次体验。表演BLACKPINK的歌的时候,也是至今第一次尝试很酷的妆容,特别新鲜,感觉发现了新的自我。

【矢吹】

我一直很在意遮脸毛

【宮脇】

就是所谓的“触角”对吧hhh(脸旁边的两撮毛看起来像昆虫的触角)

【矢吹】

哈哈是的。直到小组对决的时候都还有遮脸毛,但是韩国的工作人员还有化妆师都给我建议说不要留更好。虽然感觉会显得脸很大,但是现在已经习惯了。

~~

【宮脇】

韩国的粉丝们特别热情,比如,就算我的坐姿很奇怪他们也会说:“啊好可爱!)这样的。(笑)

【矢吹】

喜欢的成员在唱歌的时候,日本的粉丝会打call,但是在韩国大家会大声地喊成员的名字。

【宮脇】

《PRODUCE 48》是从6月播到8月,虽然就是短短的三个月左右,但是因为练习的强度太大了,感觉时间特别慢,好像一辈子都结束不了一样。(苦笑)休息的时候会去便利店买一种叫“merona”的冰淇淋。我和朱里酱(AKB48高桥朱里)还有miru酱(NMB48白间美瑠)经常一起吃。对于韩国的成员们来说是一直就有的冰淇淋品牌,所以看我们吃得特别高兴感觉很不可思议。

【矢吹】

还有,买了泡面来吃,真的很辣!

【确定出道的喜悦】

经过各种各样的评定还有对决,确定了出道的12名成员。其中宮脇是第二名,矢吹是第六名,最终确定了由12名日韩成员组成的团体“IZ*ONE”。12人中AKBgroup的成员只有宮脇、矢吹和本田仁美三人。

【矢吹】

最后一次评价之前的名次是第9,而且最后表演的也不是很好,所以到9位都没叫我的时候以为肯定不行了。结果居然是更靠前的名次,被吓到了。

【宮脇】

一开始很绝望,而且只有韩国能投票,所以能到第二名真的很开心。因为太开心了,完全没有因为不是第一而感到不甘心。关系最好的彩讌也进入了前12,可以一起出道了特别开心。

知道要离开HKT两年零六个月的时候感觉很失落,日本的粉丝们应该也是这样吧。而且也担心这期间HKT的发展,所以花了一些时间来调整心情。但是同时兼任的话有可能最终两边都无法兼顾。要进行新的挑战的话还是应该专心去努力,然后把学到的东西带回HKT,现在感觉这样是最好的。

【矢吹】

奈子呢现在17岁,再次回到HKT的时候快20岁了。一开始有点不安,但是其他成员特别温柔,彩讌像妈妈一样亲切,和大家一起努力的话应该可以继续吧。

【宮脇】

和hi酱(本田仁美)虽然没怎么说过话,但在第二次名次(第八期结束时)发表的时候,只有三个日本成员(宮脇、矢吹、本田)进入了出道位。“三个人一定要出道呀”,变得更加团结了。

【矢吹】

三个人都是比较爽快的人,最爽快的应该是hi酱吧。(笑)

hi酱之前叫我“奈子桑”来着,我让她叫我“奈子酱”就好了,想和她一起努力。

【宮脇】

确定要中止活动之后和同期的成员们聊了聊,大家都说会很寂寞呢,特别是村重(杏奈)。我对大家说:“在我回来之前不要毕业呀”不过大概也不太可能吧。(笑)

【矢吹】

我也和三期的大家一起去吃饭了,还给我准备了蛋糕。果然大家都说我走了会感觉寂寞的,mikurin(田中美久)也说感觉会“奈子loss”(奈子走了心里会空落落的)。(笑)

【宮脇】

回来的时候想提升作为偶像必备的能力。在韩国一首歌也要练习非常久,因此能展现出非常棒的表演。一些我看了之后被打动的表演,自己也想努力去做到。再把练习的方法传授给大家。

【矢吹】

比起记动作,在和大家合舞蹈方面我花了很多时间,让我感觉很惊讶。在日本的话每个人都有自己位置的数字,但是在韩国只有center的位置有标记,首先想多多练习,达到能通过视线就确定自己位置的程度。

~~

翻译by: 业余养崽爱好者 / 扫图by: 米雪

【字幕组考虑到可能有粉丝购买了但不会日语,因此提供翻译,不会提供高清及全部扫图。如果你喜欢的话,还请购买支持。】​​​​

HKT48 矢吹奈子【总选选拔看到的世界是不一样的】

日经娱乐 Entertainment HKT48 Special 2019 奈子个人采访part 翻译
Nako
13年8月HKT48的三期生甄选合格。同年11月进行官宣,之后仅一个月就担任了《ウインクは3回》的center。(AKB48第34支单曲里的收录曲)

14年2月和同期的田中美久一起升格为正式成员。两人也入选了《桜、みんなで食べた》(14年3月发行的HKT48的第3支单曲)选拔组,之后作为“NAKOMIKU”进行活动的机会增多,人气逐渐上升。

小学的时候没有什么特别的梦想,所以即使明明不喜欢画画,也学着好朋友说将来想要成为画家。(笑)在那之后看到了AKB48,自己也憧憬着想要成为偶像。但是难得翻出幼儿园毕业时的视频看了后发现,那个时候就说着“想要成为偶像”了,果然当偶像是一直以来就想要做的事情呢。

HKT48甄选的时候跳舞表现得不是很好,原本都想放弃了却听到合格的消息,特别惊讶,之后和妈妈一起从东京搬到了福冈。

加入HKT之后马上就成为了《ウインクは3回》的选拔成员,而且不仅是选拔还担任了center,那个时候实在太快了自己也不太理解。周围都是前辈感到挺不安的,正这么想的时候(田島)芽瑠酱立马就和我交换了联系方式。

“我也有过突然被任命当center这种事情,不要觉得不安,开开心心去做就好啦”,她特别温柔地给了我这样的建议。虽然是前辈,也马上亲密的叫起了“meru酱”,一开始就关系变得很好了呢。

有时一个人去拍杂志上电视,也曾苦恼过同期的成员会不会想“为什么只有奈子一个人去呢”这样的问题,有点不知道该怎么交流了。但是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慢慢和(山下)Emily还有(栗原)纱英酱她们这些同期里年长的成员关系变好了。之后还被Emily说:“一开始看起来很小孩子气还以为会很难应付呢,结果聊了聊发现是个很爽快的人所以关系变好了。”(笑)

在被升格为正式成员的时候(AKB48大组阁中公布的)很开心,和mikurin一起特别高兴,但是又想到同期的大家都一起努力了,最后却只有我们两个得到了升格,又变得苦恼了。也不记得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和mikurin一起两人小组活动,不过记得很清楚的是两个人都还是小孩嘛,一开始总是吵架。(笑)

“如果双方都不让步的话是不行的,所以奈子就像大人一样去做吧”小指子这样对我说了,所以从那之后和mikurin的关系也变得很好了。

nakomiku两个人一起的活动挺多的,现在也经常被说:“那个小孩儿长大了呢”,好像就只给人留下了这样的印象呢。不过参加了produce48去了韩国之后又被说很小,好像回到了以前一样。(笑)

【曾经想快点长大】

15年发行了第一支solo曲《いじわるチュー》(收录在15年11月发行的第6单中),之后也增加了个人的活动。

总是nakomiku一起活动,因为两个人年纪都还小嘛,很容易就给人看起来很幼稚的感觉,所以那个时期特别想快一点长大。虽然发行了solo曲,也有很多机会,可是握手会来握我的人却变少了。经常会被说感到意外,其实我是认生的性格,握手会也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好。首先自己就没有传达到快乐,或许是这个原因吧。(人来得少了)

看起来很顺利的16年下半年到17年其实可以说是“很苦恼的时期”,17年的总选成绩也从上一年的28位下降到了37位。感觉非常不甘心,那时候也可以说是迈向下一步的过渡期。

“作为偶像尽情享受吧!”这样的心情变得强烈起来,握手会的时候也变得能说了,来握我的粉丝也变多了。但是17年的总选排名掉了,又有点失去自信了。

Nako

haru酱进了paruru(元AKB48岛崎遥香)毕业单(16年11月发行的《ハイテンション》)的选拔,mikurin也进了mayuyu(元AKB48渡边麻友)毕业单(17年11月发行的《11月のアンクレット》)的选拔,同期生和后辈都被选入了特别喜欢的前辈的毕业单曲,自己却没有被选上,难过的哭了。看着电视上mikurin还有haru酱作为AKB的选拔成员出演音乐节目,内心很焦急。

而且在HKT的《キスは待つしかないのでしょうか?》(17年8月发行的第十支单曲)中顺位也下降了,那个时候旁边的haruppi(儿玉遥)对我说:“我和你一起呀,一起向前努力吧”,因为这番话又变得积极了。

切换心情的18年来了,再次搭上了上升气流。

1月和7月作为“wide女高中生”出演了综艺节目《wide na show》(富士系)。还出演了偶像情报节目《この指と〜まれ》,在里面担任固定助理MC,也挑战了播音员解说员之类的角色。和田中美久一起担任了HKT的单曲《早送りカレンダー》的center,6月的AKB世界总选举中获得了第九位,终于进了心心念念的选拔。

Nako

参加《wide na show》的试镜后获得了出演的机会,那个时候在参加综艺之前一定会问问小指子在节目上该说些什么好,如果一直这样的话是不行的,所以没有告诉HKT的成员去录节目的事。第一次录节目的时候,在演播厅里一边看新闻的视频一边在脑子里想该做出什么样的评价,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问到自己所以特别紧张。第二次去的时候就想着像普通高中生一样,做自己就好了,就没有之前那么紧张了。提问了我两次我也变得自信了。在《この指と〜まれ》里一开始做播音员的时候合不上秒数,很是头疼,不过后来慢慢就变好了。也从粉丝还有工作人员那里收到了很多表扬。还做了报道员,是挑战了新事物的工作呢。

【nakomiku一样的笑容】

在MV的拍摄现场才知道《早送りカレンダー》的双C,粉丝们总说想看nakomiku一起站C,成员们也觉得挺好的,所以很开心。想要展现元气满满的痛快的笑容。虽然至今也一直有在努力,但是当center之后有很多来握手会的粉丝说因为在电视上看到了所以第一次来,再次感受到了果然center的位置是很厉害的呢。而且今年的总选就在站C后不久,还想着一定要进选拔啊,最终获得了第九名的成绩,看来饭们和我也是一样的心情,非常开心。

进了选拔看到的世界是不一样的。上节目的时候也想着,作为AKB48group里的几百人的选出来的16人之一,必须带着大家的份一起努力,所以全力地去做了。

参加了日韩同时播出的选秀节目【produce48】,和HKT的宫胁咲良一起成功脱颖而出,作为“IZ*ONE”的一员出道了。等到21年再次开始HKT活动的时候一定会有很大的成长。

我觉得自己是被严格对待更能成长的类型。在韩国的时候没有叫过苦也没有掉过眼泪,大家都说我很坚强。作为IZ*ONE出道我是很认真地在努力,想要成为在世界上也有名的存在。想变成在任何一个国家都有知名度的偶像。不是很擅长表演时候的表情管理,老师也提醒过我跳很帅气的歌的时候也一直在笑这个问题。所以不管是唱歌还是跳舞都想再提高。现在看起来还是像孩子一样的形象,所以不仅仅是外表,内心也想成长为可靠的大人。将来要是HKT在韩国开演唱会的话,也想达到用韩语来交流,大概能说MC的程度。

之前说到的还没有关于将来的大梦想,也不知道会变成怎样所以没法定下来吧。不过最终的话想变成可爱的老太太。

Nako

翻译by: 业余养崽爱好者 / 扫图by: 米雪

【日经杂志奈子个人part有6页,字幕组考虑到可能有粉丝购买了但不会日语,因此提供翻译,不会提供高清及全部扫图。除奈子个人part,还有奈子和樱花的对谈采访10页,及奈子和樱花美久的采访2页,如果你喜欢的话,还请购买支持。】​​​​